包括邀请独立第三方负责实时监察堆填区运作
2020-11-11 05:07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多方咨询着眼长远规划,源头减排纳入时间表

陈克勤认为,香港的垃圾处理方式整体较为落后。对比邻近地区如台湾、韩国的减排、分类、处理、回收“四管齐下”,香港垃圾处理只倚重堆填一个渠道,过于单调且欠缺规划。

“每天收多少?差不多要50袋。”香港上环一家写字楼的清洁工娴姐拖着两个大号黑色垃圾胶袋边走边说。娴姐和另外两个同事是这座33层大厦的清洁工。每天一大早,她们要清理各个办公室前一天的垃圾,然后将垃圾装运成车送到回收站。50袋垃圾折算每层每天平均排放约1.5袋垃圾。这只是香港每天产生垃圾的九牛一毛。

然而,扩建方案却引起了堆填区居民的激烈反对。当地居民认为,政府一再把厌恶型设施建在当地,没有妥善地处理由此带来的如臭味等负面问题并给予适当补偿,这是不公平的。

家住将军澳新界东南区的陆晨因为附近有堆填区,每天都看到垃圾车来来往往,虽郁闷,但无奈久了只好习惯。近来,他心中的郁火却终被激发出来了,原因是政府打算扩建将军澳的堆填区。

过去5年,香港每年人口平均增长0.8%,而城市固体垃圾的排放量年平均增长却达到1.6%。2011年,香港城市固体废物总量630万吨,对比2000年增加了约112万吨,10年整体增长超过20%。

为落实这个目标,特区政府计划仿效台湾等地,实施垃圾收费制度。陈智思介绍,香港可持续发展委员会将在本月下旬开展为期4个月的社会咨询,就如何完善实施垃圾收费、达成减废目标,广泛收集社会意见,之后再向政府提交建议。

香港城市大学副校长、生物及化学系教授林群声也说,政府提出的“蓝图”列出了各项措施的细节和时间表,时间很紧迫且环环紧扣,一旦堆填区延误,其他措施阻力甚至更大。他建议政府加强与市民沟通,可与市民“约法三章”,包括邀请独立第三方负责实时监察堆填区运作,承诺保障区内的浮游物和气味等问题。

面对规模庞大又日益增长的垃圾,香港是如何处理的呢?香港环境局发言人说,香港处理垃圾的途径主要有两种:堆填和循环再造,二者的比例分别是52%和48%。循环再造因为其可持续利用不需再考虑,而堆填即是掩埋,由政府设立一片土地,将垃圾集中掩埋起来。香港目前在使用中的堆填区有三个,分别在屯门新界西、将军澳新界东南和打鼓岭新界东北区。3个堆填区共占地277公顷,每年营运成本超过12亿港元。

陆晨很恼火。他说政府不仅没有效地解决垃圾车卫生、臭味等问题,反倒还要扩建将问题加剧,实在是不可接受。对此,提出扩建方案的香港环境局回应也颇无奈——因为堆填区要满了。

堆填区未来2至6年将满,扩建遭遇“避邻运动”

香港立法会议员陈克勤说,垃圾排放量远超区内同水平城市,反映了香港在垃圾处理政策上的失当。他认为,长期以来,香港没有长远的环境保护策略,对垃圾的排放放任自流、没有奖惩机制,结果导致了垃圾的无限增长。他举例说,香港从2005年开始推出“家居废物源头分类计划”,但由于宣传不力加上没有强制性措施,垃圾分类形同虚设,垃圾排放量仍然连年增长。

按照目前垃圾的排放和增长情况,环境局预计,现有的3个垃圾堆填区将在未来2到6年内陆续爆满。在回收率不可能短期内快速提高,加上没有可替代性方式的情况下,扩建堆填区对政府而言是最便捷的应对方式。

在垃圾处理设施上,环境局局长黄锦星表示,政府将发展多元化的垃圾处理措施,包括兴建现代焚化炉。他预计到2022年,香港垃圾回收率将提高至55%,届时余下的23%通过现代焚化处理,使用堆填的垃圾比率将降至22%。

三个堆填区扩建方案先后搁浅,陷入僵局,香港面临垃圾围城的困境。陈克勤认为,特区政府在堆填区扩建方案上遇阻,正反映了过往处理垃圾思路的不合时宜。他建议,政府必须有长远规划,尤其要重视源头减排和多途径处理。陈智思则认为,香港必须多管齐下,源头减废、资源回收、转废为能地现代化处理,各个环节都不可或缺。

香港中文大学地理系教授林健枝说,“百分之百的垃圾回收是神话,不可能做到。”香港处理垃圾,要回收、焚化、堆填三管齐下才是完整的。此外,特区政府还成立了回收业可持续发展督导委员会,加大对垃圾回收业的支持和发展。

目前,源头减排和多元设施的垃圾处理建议已成为香港社会共识,并被特区政府接受,成为未来政策的主要方向。环境局在今年5月份公布的《资源循环蓝图》中首次提出了源头减排目标。香港计划未来10年、到2022年时,人均垃圾弃置量下降40%,即由现在的人均每日1.27公斤下降至0.8公斤或以下。

13458吨,这是香港环境保护署发布的2011年每日都市固体废置物总量。这是什么概念呢?比台北和新加坡两地的总和还要多。2011年,新加坡日均固体废弃物垃圾数量约为8016吨,而台北则只有2000吨左右。

陈克勤也建议加大沟通力度,他还认为,政府可以考虑对堆填区居民给予适当的补偿,比如豁免即将实施的垃圾费、将部分垃圾费收入拨给堆填区用于基建或绿化等,以减缓当地居民的不公平感和抗拒感。对此,黄锦星表示将认真听取社会各界的意见。他在多个场合不断重申,扩建堆填区刻不容缓。他表示,特区政府会继续就扩建堆填区与市民、议员和各相关人士多沟通,并承诺减低对居民的影响,期望市民多加包容。

破“僵局”仍是当务之急,议员建议沟通加补偿

然而,陈克勤说,所有这一切都因扩建堆填区的停滞正陷入不确定之中。

香港行政会议成员陈智思也承认香港垃圾排放量过高。他说,虽然整体来说香港仍能维持清洁和卫生,但高垃圾排放量为废物管理系统带来了沉重压力。

林健枝强调,源头减排是需要时间的,不是一时三刻就可以做到。以台湾为例,台湾在实施垃圾征费后仍需3年至5年才将垃圾量减少30%。

香港部分街头的垃圾桶尚未分类。

一场“反扩建”的“避邻运动”在香港上演。由于市民反对声过大,社会对此没有形成共识,特区政府扩建堆填区的计划在立法会遇到阻力。今年6月26日,由于无法得到足够的支持,环境局在上交立法会审议前一刻宣布暂时撤回扩建将军澳新界东南堆填区的方案;7月12日,立法会在讨论屯门新界西和打鼓岭新界东北堆填区的研究拨款方案时,因为争执较大,讨论被动议暂停。

日排放量超新加坡和台北的总和,处理方式主要靠堆填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changlawyer.com河北省黄骅市兴上字易贸易有限公司 - www.changlawyer.com版权所有